上博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亮相 揭開瓷器“空白期”歷史真相

2019-05-28

  上博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亮相

上博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亮相

  中國瓷器史上的“空白期”是何時?在過去幾百年間,一度沒有人知道15世紀中期,即明代正統、景泰、天順三朝景德鎮官窯瓷業的生產狀況,于是便將其冠以“空白期”等稱呼。由上海博物館與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聯合舉辦的大展“爍灼重現: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今日至9月1日亮相上博。記者從昨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獲悉,本次展覽以景德鎮御器廠發掘出土的器物以及上海博物館的藏品為主,并向國內外26家博物館、考古研究所借展富有代表性的作品,涵蓋傳世官窯瓷器、明御器廠出土器物和標本、各地分封藩王相關瓷器以及民窯瓷器,總數達285件/組。值得一提的是,如此大規模集中展出國內外“空白期”官民窯代表性器物,在業內尚屬首次,填補了相關展覽的空白。

  “空白期”是正常燒造年代

  明代正統、景泰、天順年間(1436—1464年)政局動蕩,歷經了宦官干政、邊境戰爭、皇權斗爭、宮廷政變等重重?;?。政治上的不穩定和常年戰爭,加上自然災害與農民起義造成的民生凋敝,無疑對制瓷業造成了影響。瓷器相關研究工作無法深入,這段時間因此被稱為中國陶瓷史上的“空白期”。

  1988年景德鎮御窯考古發掘初步證明,明代正統到天順的所謂“空白期”并不空白。2014年,考古工作者在景德鎮明代御器廠遺址范圍內珠山北麓進行的考古發掘工作取得重大突破,發現了屬于正統到天順時期的考古底層,并發掘出土大量重要瓷器標本,由此為“空白期”瓷器研究取得了重要的第一手資料。此次展出的170多件(片)器物及標本,均為這兩次考古發掘的成果,富有代表性和典型性。有的已在傳世品中找到相同或相似的器物,但還有很多器物不見產品傳世。如青花大繡墩,傳世未見發現,是這一時期的特殊形制器物。青花瓷枕也是十分罕見的官用瓷產品。

  上海博物館陶瓷部研究館員陸明華介紹,“空白期”瓷器燒造品種豐富,不遜于前朝甚至后代,這充分反映出從明初以來景德鎮官瓷燒造有一個相對的連續性?!翱瞻灼凇庇肫淥嗨?,應是一個正常的多彩燒造時代。15世紀中期正好處于宣德與成化兩個制瓷高峰之間。歷史上稱永樂與宣德為青花燒造的黃金時期,成化朝則因斗彩的空前絕后之作而久負盛名。此次展出的瓷器上承宣德、下啟成化,不僅有繼往開來的重要歷史作用,更有絢爛多姿的面貌。

  “空白期”的瓷器為何沒有年款,目前仍是歷史之謎?!拔頤欽冶槲南?,都沒有發現關于其中原因的記載?!鄙喜┨沾裳芯坎扛敝魅聞硤謂檣?,此次亮相展覽的瓷器中有一件湖北出土的藩王相關瓷器上寫有款識,這件瓷碗下部寫著“天順年置”,字體粗獷,但與官窯瓷器常見的正規年款如“大明宣德年制”等又有不同,有待進一步研究。

  亮相此次展覽的上博館藏“空白期”瓷器還有青花紅彩海水瑞獸紋碗、景德鎮窯青花獅球紋大盤、景德鎮窯青花嬰戲圖碗等。其中。青花紅彩海水瑞獸紋碗是典型官窯瓷器,紋飾畫法工整,通體沒有一點瑕疵,十分難得。獅球紋盤在景德鎮官窯遺址發現較多,分為大小兩種尺寸,大盤盤底一定無釉,小盤盤底一定有釉,從中可以窺見當時官窯瓷器燒制的細致。在明代官窯瓷器早中期人物紋飾不多,只有童子和仕女圖案,嬰戲圖碗便是這種人物紋飾瓷器。

  “大龍缸”1995年來首次移動

  此次亮相展覽的上博館藏明正統景德鎮窯青花云龍紋大缸是“空白期”的代表型器物。專家提出,這也許是唯一一件“大龍缸”的完整傳世器物。此前“大龍缸”從1995年上博收藏后就一直待在上博常設展廳,20年多來從未動過,為了“支援”此次“空白期”瓷器展,上博特地設計了各種方案,動用了六位工作人員將其一起移動至現在的展廳?!熬」芷魑锿暾?,但畢竟年代久遠,擔心文物變脆,為此事先做了充分分析和論證,考慮過各種可能的后果,動手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鄙蝦2┪錒莨莩ぱ鈧靖賬?。

  在此展覽前,北京故宮博物院和香港中文大學曾展出過“空白期”瓷器,但規模較小,不少“空白期”的瓷器以碎片的形式展陳。此次展覽經過兩年多的籌備,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已將一大批碎片修復,在此次展覽中首次以完整器的面貌向觀眾呈現。本次展覽的展品來自上海博物館、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等28家國內外公私機構。國內包括故宮博物院、桂林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等20家借展單位,境外有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東京國立博物館、芝加哥藝術學院、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等7家。為了進一步揭示“空白期”時代景德鎮瓷業發展狀況和時代特點,上海博物館將于6月27—28日舉辦國際學術研討會。

來源:解放日報

分享按鈕